10.9公里,是從喧囂到達天堂的最短距離。

也是從夢想到達榮耀的距離。

至於我們最終到達的是天堂?亦或者直落地獄?

答案是:兩者皆有!

 


 

 
儘管趕在日落前到達8.5公里的排雲山莊,以棒球術語來說,算是安全上壘,又或者以美國職棒來比喻的話,也算是取得了季後賽(攻頂)的資格,但就此要開瓶慶祝可能還嫌太早。事實上,各種突發狀況還是發生了。

首先是本團雨神阿旺。在快到達排雲山莊時,或許是一時無法調適的緣故,身體開始出現了些微高山症的症狀。雖然現在才喝不知道有沒有效果,我還是拿出了小強上人賜予的紅景天分給大家服用。也因此一待山兵分配完床位,連晚餐都沒吃的阿旺便直接倒在床上早早躺平了。

再來是貴婦懿,可能是中午配飯的那罐特調水果酒(還記得嗎?不記得請參考Day 1)裡面的水果有點發酵過頭的關係,胃腸開始不爭氣的罷工。堅忍的懿一直撐到半夜終於忍受不了胃腸的不斷抗爭,開始把取之於大地的食物還諸於大地~(關於懿的心路歷程,可以參考她的網誌[
玉山行4-回饋大地],就能知道她此行的辛苦與勇氣了,請各位看官給予她掌聲鼓勵!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至於我,在紅景天的保佑之下(再度感謝小強上人的加持),並沒有出現什麼高山症的症狀,不過卻是一夜未能成眠。亞瑟的狀況也是一樣,雖然身體沒有不適,但就是翻來覆去睡不著。王小宇已經算是很不認床,也不怕吵,連開著燈都能夠照睡不誤的人了,但今晚可是用盡手段也無法入睡,數再多的羊狗豬牛雞鴨貓鵝也沒有用。儘管身體疲憊不已,卻只能無奈地躺在悶到爆的睡袋裡,提醒自己深呼吸,然後每隔十幾分鐘看看手錶,怨嘆一下怎麼兩點還沒到。

歷劫歸來後有次和小強上人聊天時提到這事。他說在高山上第一天睡不著很正常,跟有沒有高山症無關,是身體還沒辦法適應的關係,之後幾天等身體習慣就可以恢復正常的睡眠了。不過重點是,我們可沒有「之後幾天」去適應啊....Orz

結果本團唯一睡著的,就是已經有多次登高山經驗的本城。相較於我們翻來覆去一夜無眠、反胃的反胃、看錶的看錶,熟睡到一動也不動的本城,真是讓我們羨慕個半死。

而窗外,雨還是淅哩嘩啦地下個不停。這樣下去,攻頂真的沒問題嗎?

好容易挨到兩點,現在想想王小宇這輩子好像還沒對起床這檔子事兒這麼高興過。山兵跟大夥兒宣布早餐已經準備好,請大家出來用餐。不過失眠的我們並沒什麼胃口,我只勉強喝了點薑湯袪袪寒氣。這時不得不提一下,本團「會走路的糧食倉庫」阿旺帶上山的果凍實在太美妙了,適時的提振了我和懿的精神。不然這種天氣空著肚子攻頂實在不太妙。

雖然下著雨,但山兵以他多年的經驗研判還是可以攻頂。我們在山兵的指揮下換上雨衣,在攻頂小背包裡放置了備用的保暖衣和防水手套。我還趁機用熱水泡了寶礦力裝入水壺,並在攻頂背包裡塞了兩片巧克力(本人最愛的橘子口味!)。至於E-510,在考慮說不定雨會停的情況下,還是決定把它穿在外套裡(以防淋濕)背上玉山頂去。

整裝完畢,排隊報數,出發!

時間才兩點多,離天亮還很久,因此除了頭上戴著的頭燈所照明的那一塊小區域,其他地方根本一片漆黑。我們只能用頭燈照著前方一小片山路,跟緊前面的人的步伐前進。偶爾領頭的山兵傳來一聲:「小心懸崖!」或「抓緊鐵鍊!」,才能稍微知道目前路況並不良好,前進時需要特別注意落腳處別踏空。

2.4公里,光看數字並不很長,但是這2.4公里的落差卻高達五百多公尺。沒睡加上幾乎沒吃什麼早餐,一路上坡,「我想回家」這四個字一直不斷地在王小宇的小腦袋瓜兒裡蹦蹦跳跳沒歇過。此外頭開始有點痛,一度讓王小宇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又發燒了。只是想到就算現在要打退堂鼓,在已經爬到半路的情況下光是走下山回排雲也是好大一段路程,並沒有比較輕鬆,因此只好咬牙提氣繼續往前走(真是名符其實的「進退兩難」啊....Orz)。這時攻頂已經無關乎體力了,完完全全是意志力的挑戰。唯一能稍微帶給我一些慰藉的,就是短暫休息時溫熱的那一小口寶礦力~

雨神阿旺的情況也有點不妙。阿旺這次上山沒有帶雨衣,因此攻頂時最外層只穿了件Gore-Tex的外套。但饒是Gore-Tex其防水能力也是有極限的,無法像雨衣一樣長時間把雨水隔在衣服外頭。阿旺的外套在半途開始有些濕進內層,狀況看來似乎有點不太樂觀。目前的溫度不到十度,一旦衣服濕透造成失溫的話可是會致死的。本團團長亞瑟真是辛苦了,除了得要替團員們加油打氣,不時還得check阿旺外套撐不撐得住,偶爾回頭看看臉色早已蒼白的我有沒有跟上。至於落後在隊伍尾巴的懿也不好受,雖然有本城隨行照顧,但也爬的甚是吃力。


就這樣我們一路氣喘吁吁,跌跌撞撞的來到這裡。由於此處落石崩塌嚴重,因此玉山管理處用鋼條和鐵網在此搭建了這座鐵棚走廊以保護登山客的安全。照片上還能看到走廊屋頂上積壓了許多由上方崩落的碎石。這座走廊也是我們攻頂之行最後休息的地方,山兵在這邊下命令讓我們把保暖衣物全換上(玉山頂的溫度只有0-3度),並把登山杖暫時擱在這兒的山壁旁。因為之後的200公尺,已經用不到登山杖了,得靠自己的雙手抓著鐵鍊沿著主峰陵線向上攀爬。(本照片由亞瑟提供,這是回程時拍攝的照片,上山時是漆黑一片看不見的)

於是最後的、也是最陡峭的兩百公尺,我們就這樣抓著鐵鍊,努力地把自己的身體一點一點的往上抬。遇到有些地方的鐵鍊因為年久失修已經鏽蝕斷裂,或者因為固定鐵鍊的岩石坍塌而無法繼續提供支撐時,就只能手腳並用攀著較為堅固的岩壁前進以找尋下一條牢固的鐵鍊。嘿嘿,王小宇不禁要說,這才是名符其實的「爬」山啊~

天空已經漸漸發白,稍微抬頭便可隱約看見前面數人的身影,不遠處開始傳來歡呼聲。於是我知道,我即將到達全台灣最靠近天堂的地方!

儘管身體的疲憊已經超越了極限。但很奇妙的是,在完成踏上玉山山頂的那一步之後,不見了!通通不見了!什麼沒體力、什麼我想回家的念頭、什麼累到爆,早就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莫名的興奮,一種我終於攻頂了的安慰。

玉山山頂可供站立之處並不大,此時擠滿了從排雲山莊攻頂的各路人馬。雨還是不停的下著,間或一陣狂風捲來。山頂真的很冷,我不禁慶幸在鐵棚處有把帶來的保暖衣換上。不過雨還繼續下意味著我的E-510白背了,這種風大雨大的天氣E-510根本無用武之地。阿旺、亞瑟和我佔據一小方地,拆開巧克力開始補充熱量,等待著位於隊伍尾巴的懿和本城上來。

雖然天候不佳,雖然四周霧茫茫一片白色完全無法欣賞群峰美景,但有件事是一定要做的,那就是攻頂照!只見登山客們開始輪流和玉山山頂的石碑合照。我拿出了請懿幫忙保管的770SW,也加入了拍攻頂照的行列~

此時懿的胃或許也感受到了我們攻頂的興奮,忍不住要來參一腳。「全台灣最高的一吐」的傳說就此誕生~(不知道可不可以列入金氏記錄?)


就是這塊石碑,讓我們費盡千辛萬苦,千里迢迢的來到3952公尺高的地方找它拍照。光看照片誰會知道這個不起眼的石碑盡然有那麼大的魔力,讓人前仆後繼的來拜訪他呢?

看到相機鏡頭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雨點,還有照片中王小宇眼鏡上佈滿的水珠,就知道這場雨下的有多大了。為了按下快門而把手套摘下來的話,沒一會兒手就快要凍僵,看來在行前說明會中講者曾說山上氣溫接近0度並不是唬濫的。原本如果天氣良好的話,嚮導們會在山頂煮杯攻頂咖啡讓大家熱熱身子提提神,但天氣這麼惡劣,很可惜這杯攻頂咖啡是喝不成了。


拍完照片,大夥兒在山上一直吹風淋雨也覺得有點受夠了,山兵開始帶隊沿原來的路途下山。天色漸亮,王小宇這時才看清楚我們上來的路究竟長什麼樣子。不看則已,一看之下真是shock。我的老天爺~這真的是我剛剛上來的路嗎?我剛剛真的有這個勇氣從這裡爬上來嗎?難怪攻頂行程都安排在半夜時分,除了看日出這個目的之外,彼時一片漆黑,登山者看不見身旁的路,不會產生恐懼感也是原因之一吧。要是大白天來攻頂,我想我可能會一邊爬,兩腿一邊害怕的直發抖吧....Orz(本照片由亞瑟提供)


回到鐵棚處取回各自的登山杖。由玉山頂沿路下排雲都是碎石坡和斷崖。瞧瞧這深不見底的懸崖,不小心跌下去的話....我想「粉身碎骨」並不僅僅只是一句誇飾的成語。說也奇怪,一開始下山,雨就停了,老天爺真是愛開玩笑啊~早個十分鐘停的話,我的E-510就可以派上用場了。(本照片由亞瑟提供)

回到排雲山莊,已是早晨時分。嚮導小胡煮了鍋(正確的說法應該是....盆)熱湯麵,讓大家補充點熱量,暖暖身子。山兵也藉機宣布三十分鐘後準備出發下山,此時又是一陣兵荒馬亂,大夥兒開始急急忙忙把各式裝備塞進背包。「我的筷子呢?有人看見嗎?」「這件是我的雨衣還是你的雨衣?啊應該是你的。那我的咧?」「咦,我的外套放哪去了?」各式各樣的詢問聲此起彼落,好不熱鬧。阿旺攻頂時穿的外套已經濕的差不多了,於是我的外套便先借他頂一下。事實上有人願意幫我減輕背包的重量,我歡迎都來不及呢,因為一件外套的重量可不輕啊~阿旺你穿越久越好,最好是直接幫我穿下山啦~XD

清點完了人數,回程是由柱子領頭,山兵壓隊下山。下山時列隊不像上山那麼嚴格,大家只要按照自己的步伐慢慢下山即可,只是至少要兩人以上結伴同行,以免發生意外沒有人知道。本團當然是團進團出,五人共進退啊~


或許是攻頂任務達成了,心情放輕鬆了,下山的腳步已不像上山時那樣沈重。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放空了的感覺。直到此時,王小宇才能真正開始享受起玉山的種種風光。雨後的天空格外的藍,蒼翠樹木釋放出的芬多精也讓人為之神清氣爽。

大峭壁到啦,雖然上一次途經這裡也不過才昨日下午的事,但此時王小宇卻有恍若隔世的錯覺,似乎踏入登山口已是好幾天前的事了。


本團不改觀光團走走停停的本色,一路上漸漸被隊友給超越,從原本的隊伍頭不斷地往隊伍尾巴移動。不過沒關係,只要按照自己的步調安全下山就好了。


懿和本城在山嵐飄渺間回頭向我們望來。我很喜歡這張照片,很有一種「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的詩意。


兩根斷枝像是張開雙臂似的迎接溪流投向他的懷抱。


很漂亮的木紋。大自然是位巧妙的藝術家,玉山無處不是他的創作。


5公里的觀景台到啦~我們在這邊稍事休息,享用自備的午餐。懿拿出準備已久的法國麵包和鵝肝醬(是的,各位看官您沒看錯,就是那個法國高級料理才會用到的鵝肝醬)。在玉山上享用法國料理配酒,我想也只有身為貴婦的懿才能想到這樣古靈精怪的點子。阿旺似乎也不想讓懿專美於前,從背包中翻出了一罐三島香鬆(是的,各位看官您還是沒有看錯,就是那個玻璃罐裝的三島香鬆)開始製作阿旺特製招牌肉醬土司捲。我看得目瞪口呆,關於對食物的執著,王小宇真的是對二位有著無比的敬意~


很漂亮的雲海,不是嗎?雖然在攻頂時因為下雨沒有機會看到群峰聳立在雲海間的景象,但在下山時目睹了這樣的奇景,也算是相當值得了。洶湧的白雲好像波浪往岸邊捲過來似的,掩住了遠方層疊的山巒。


偶爾在山路崎嶇轉彎處,也可以看到令人眼睛一亮的美景。


就這樣走走停停,到處拍照。不知不覺間1.7公里的孟祿亭就要到了。這代表什麼呢?這代表王小宇又可以放下背包休息了,耶!


下午山嵐升起,玉山開始在雲霧間跟我們玩起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捉迷藏遊戲。


看到沒,看到沒!「棧橋編號01」!從1數到82,再從82數回1,玉山攻頂之旅就快要劃下句點了~


有沒有看到,有沒有看到!?玉山登山口就在前方了。


玉山登山口。呼,我終於活著回來了~(喂喂,有沒有這麼誇張啊,又不是在拍西藏大逃亡的電影)雖然才上山兩天,王小宇卻覺得在玉山好像已經待了一整個星期。登山口的影象在腦海中彷彿是久遠前的記憶,讓人產生一種既陌生又懷念的錯覺。

藍色接駁車已經等在登山口,準備把疲憊不已的我們接下山。在此我們正式告別玉山,帶著攻頂成功的榮耀回到熟悉的喧囂。


率先下山的柱子,已經在巴士停車場準備好泡麵和熱水等著我們。山上氣溫低,雖然登山時身體因為處於活動狀態而不感覺冷,但是一旦停下來休息一段時間,等身體一冷卻下來就會開始感受到冷空氣的威力。此時來一碗泡的剛剛好、熱騰騰冒著蒸汽的泡麵,真是再美妙不過了。請別小看這碗泡麵,這可是王小宇這幾天來吃過最最最美味的食物了!天啊,我怕以後再也吃不到了怎麼辦?難道要王小宇再爬一次玉山嗎?(你最好可以再誇張一點....= =)


就是這兩條腿,帶領著我走過這10.9公里,到達全台灣最靠近天堂的地方。拍照紀念是一定要的。感謝你了,我疲憊發疼的雙腿!

之後的故事就很簡單,車上除了司機,包含嚮導在內的所有人回程時通通進入深沈的夢境。在水里吃完慶功宴,與本城、亞瑟和阿旺在嘉義分道揚鑣。一路睡回台北。和山兵與柱子道別,搭車回到自己的家。

玉山攻頂之旅到此正式結束~

感謝各位看官在這幾篇文章裡耐心地看完王小宇的碎碎念。我想玉山攻頂這件事讓我們這一團五個人產生了一些小小的默契。就好像一群男人聚在一起聊起當兵的話題,總是會喜歡把以前自己被操的很慘的故事拿出來加油添醋地說笑一樣。我們幾個之後在別的場合遇到,每當提起玉山攻頂之行,也總會帶著好漢提當年勇的革命情感,聊著一些別人無法完全理解的氛圍。畢竟,一起苦過來的經歷,是很難只用言語就傳達的很完整的。不是嗎?

全站熱搜

Jn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