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養啟示:由於上回溫柔婉約清純可人美麗嬌柔無限甜蜜小女子的懿盯稿時菜刀一直架在王小宇的脖子上,加上亞主辦後來在催稿的時候又一個不慎(真的是不慎嗎?= ="....我相信警方強烈懷疑,檢方也持保留態度)把菜刀推了一下,造成王小宇血濺五步,不得不緊急送醫休養,以致於完結篇遲遲未能推出。所幸王小宇雖然是個會使出牽車卑鄙伎倆的俗仔,但拖稿這種罪大惡極兼天理不容的壞事是不會做的(挺胸)!所以在住院期間還是秉持著服務觀眾的精神,把完結篇給趕出來了。
(事實上是:悍....啊不,
溫柔婉約清純可人美麗嬌柔無限甜蜜小女子的懿提著菜刀帶著眾親衛隊前往病房,買通護理長封鎖一切連外通訊,將菜刀再度架在王小宇的脖子上強逼王小宇寫出這篇遊記。所以這篇遊記可以說是以血(其實是晚餐的豬血糕)和淚(其實是因大家的關心而感動落淚)交織而成的啊啊啊啊~)

--------以上純屬唬爛之請懿大人有大量之我再也不敢了之我是分隔線--------

我們住宿的小半天是個很好玩的地方。小半天是一個社區,和一般封閉的居住型社區不一樣,這個社區有趣的地方是全社區的居民都很有共識的要把這個社區打造成度假的好所在。因此社區裡面幾乎都是民宿,居民們也會針對周邊觀光、民宿、以及整體形象的問題開社區大會專案討論,是個很有心想要朝著觀光發展的社區。而事實上,小半天的觀光策略很成功,吸引了不少遊客,周邊很多漂亮的景點也讓小半天成為一個新的度假好去處。最令我佩服的是社區全體居民對於觀光發展的共識與願意攜手合作一起打拼的態度。比起某些地方居民各自為政、亂開民宿彼此惡性競爭、沒有一個整體景觀與合作規劃,小半天無疑是一個非常棒的正面範例。

只是很可惜這次只能在小半天停留一晚,如果下次還有機會,應該多住幾天,好好領略附近的山光水色。

我們此次訂的是小半天裡的聖茂民宿,老闆是一位留著非常性格鬍子的中年大叔。由於到達聖茂時已經很晚,大家又都在環湖時耗盡了體力(好吧,至少我耗盡了體力XD),因此盥洗完畢後沒聊多久,大夥兒就紛紛找周公泡茶去了。


一早醒來,就看見窗外灑滿陽光。走到陽台上,沐浴在陽光下的庭園是那樣的寧靜。


庭園的一角有個小小的露台,適合三五好友聊天休憩,喝個愜意的下午茶。


我們住在二樓,這邊和對面的房間都由我們包了。


小半天的房間相當不錯,乾淨舒適。木造的溫暖感覺讓人很放鬆。


吃完早餐,王小宇到庭院隨意走走,散步一下幫助消化。這是聖茂民宿的外觀,一樓是客廳、餐廳和老闆的房間,二樓以上都是客房。整棟建築雖然樣式簡單,但是磚牆和木頭的簡潔線條給人不壓迫,卻又很有份量的感覺。


庭院雖然不大,但處處可見主人悉心照顧的痕跡,連路燈都設計的很有質感。


露台上的遮陽傘為我們提供一絲清涼。有時候什麼都不做,天南地北的隨性亂聊也很棒。


退房之後,我們在老闆娘的微笑中離開了聖茂。由於怕連續假期在高速公路上會塞車,因此我們決定在附近的長谷川步道玩到中午就打道回府。本城悍將,這是什麼植物啊?


雖然太陽很大,但是長谷川步道兩側的樹木提供了清涼的遮蔽。偶爾樹牆缺了個口,壯闊的山景總能帶給我們極大的驚喜。


不久步道延伸到了竹林裡,筆直的竹子個個高聳入天。本城悍將說,這片竹林可是全世界最大的人工竹林呢!可惜目前面積漸漸縮小中。真該要好好珍惜啊!


唉呀,被拍到我拍人的樣子,這該說拍人者人恆拍之嗎?(本照片由悍將哈密提供)


步道旁溝渠裡的水清澈見底,還有小魚游來游去呢~(本照片由悍將哈密提供)


哈,又被拍到了。不過我也只有拿著相機遮住臉的照片還勉強能拿出來見人,其他的都被我當作避邪符咒貼在門上了。(本照片由悍將哈密提供)


在這如詩如畫的竹林裡,
溫柔婉約清純可人美麗嬌柔無限甜蜜小女子的懿當然要來一段「梅花三弄之庭院深深之婉君表妹」的瓊瑤劇碼。瞧,溫柔婉約清純可人美麗嬌柔無限甜蜜小女子的懿多麼入戲啊!看來明年的金馬獎最佳女豬腳,啊不,最佳女主角非懿莫屬了,劉雪華再世也只能靠邊站啊!(喂喂,人家還沒死咧)


抬頭望,竹子交織的網幾乎把天都給遮蓋了。


不只我們,連蜥蜴都在這竹林裡享受悠閒的半日時光。(本照片由悍將哈密提供)


不虧是全世界最大的人工竹林,綿延不斷的竹子深不見底。我想要是離開步道在林子裡亂走,很可能會迷路個好幾天都找不到出路吧。


驀然出現一處空地,有一家人正在這兒賣新鮮的竹筍呢!哈密悍將和
溫柔婉約清純可人美麗嬌柔無限甜蜜小女子的懿立刻上前詢價。沒多久兩人手上就都多了一袋戰利品。


為什麼我敢說這是新鮮的竹筍呢?原來一家之主的爸爸正在旁邊努力的把筍子挖出來呢!

這家人很熱情的招呼我們,還讓悍將K下場體驗了一下把竹筍搗成筍泥,啊、不,是挖掘竹筍的過程。看悍將K拿著鋤頭奮力的敲了半天,總算在竹筍即將變成筍泥之前,挖出了一個超級迷你的竹筍。我們全都笑翻了腰。


這家人的小女兒很不怕生的跟著我們玩兒,可能是平常沒什麼玩伴吧。她的父母也很放心的讓她隨著我們跑,絲毫不擔心我們這些陌生人的身份。我想這就是山裡的純樸吧,城市的小孩哪有可能這樣無心機的跟著不認識的大哥哥大姊姊玩呢?就算有,小孩的父母也不可能答應。(本照片由悍將哈密提供)


小女孩用鳳仙花的種子莢替懿做了一個
單邊耳環


離別時,小女孩依依不捨的要我們下次來的時候再去他家找她。我們雖然微笑答應了,但是心裡卻也清楚的知道這樣的承諾很可能不會有兌現的一天。我心裡暗暗祈禱她能這樣無憂無慮的快樂長大,不要變成像我們一樣可以面帶著微笑說著虛偽謊話的爛大人(好啦,是像我一樣的爛大人,不是你們。可以懇請眾悍將們把菜刀拿開了嗎?)。


住在台灣,怎麼能不知台灣事呢。於是悍將本城帶我們來台灣文獻館參觀,順便躲躲正午毒辣的陽光(其實這個才是主要目的)。這是本次日月潭之旅的最後一站,大家依依不捨的在這裡拍照道別。不過或許是太依依不捨了,之後又突然決定先去喝個有名的酸梅湯再說。就這樣一再道別卻又一再重逢,經過十八相送(喂喂,你以為是梁山泊與祝音台嗎),我們終於
在約定下次再聚之後,分道揚鑣,踏上歸途。

原本以為會在高速公路塞到半夜的悍將台北代表們,很幸運在悍將哈密和俗仔王小宇的交替駕駛之下,一路順暢的回到台北。這次環湖雖然很累,但是有好朋友一路作伴,歡笑不斷,樂趣橫生。我很幸運,可以和好朋友們一起分享這樣的美好時光,人生若此,夫復何求?

旅遊資訊:
小半天旅遊網

Jn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