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大半天,餓了也累了。看看錶,也該是找個地方安撫一下不停抗議的胃腸,順便讓醞釀罷工的雙腿歇息一下的時候了。由於今晚已是在紐西蘭的最後一夜,水果、幫主和我一致達成決議,決定不要管價錢,找間好一點的餐館好好的吃一頓當作慶祝旅行的順利,並讓紐西蘭之旅有個完美的ending。

沿著河畔的道路慢慢散步,可能是景觀比較好的關係,街道旁面對河岸的那一側清一色都是餐廳。由於已經快到用餐時刻(以本人的標準而言,而不是以紐西蘭人的標準XD),餐廳紛紛在庭院擺出室外用餐的桌椅。為了不讓用餐的顧客受凍,餐桌旁亦設置了暖氣。


把整排餐廳都看過一遍之後,我們決定依照水果的喜好(?)選擇了這一家名叫「Viaduct」的餐廳。

這家餐廳從外面看起來小小的,但是進到室內,才發現其實裡面空間相當寬廣,中央還有個不小的吧臺,看來如果時間再晚兩三個小時,這家餐廳就會搖身一變,成了pub。


看完菜單,由於三人都餓了,湯、麵包、主菜也就不客氣的全部都來一份。這是我點的湯,附上沾湯的麵包。角落隱約可以看見水果點的大蒜麵包。


這個是幫主點的主菜,印象中好像是鴨肉吧?


這是水果點的主菜,烤小羊腿肉。


這是我點的厚切豬排,看起來好像很小塊,其實份量頗大。到最後我們三人全部都吃的非常撐。

Viaduct替我們帶位的服務生相當有禮貌,除了在點餐時很有耐心地回答我們對餐點食材和份量的問題,也不時會來詢問我們對餐點滿不滿意。本來想在用餐結束後找他一起照張相,可惜後來餐廳的客人越來越多,怕干擾到他的服務,也不想打攪到其他用餐的客人,所以還是作罷。

用完餐,離天色暗下來還有一段時間(記得嗎?紐西蘭南島的太陽要快九點才完全下山),加上肚皮實在很脹。於是我們打算慢慢散步至基督城著名的植物園,幫助一下消化。


基督城也有24小時便利商店喔,不過不叫做7-11,也不叫Family Mart。


這是基督城行人穿越道旁的指示燈變換裝置。只要按一下,過不久往來的車輛就會因為紅燈而停下,行人就可以過馬路了。


沿著河畔慢慢散步,心情也慢慢舒緩起來。


基督城的植物園,位於藝術中心的南邊。植物園的佔地非常廣,如果要完完全全仔細的逛過一圈,可能需要花上半天以上的時間。


觸目可及皆碧翠。如果時間允許,我相信在樹下乘涼野餐一定很棒。


植物園的樹木都相當高大,有些樹幹甚至需要四五人才能合抱。看得出來每株樹木的年齡幾乎都是王小宇的兩三倍以上。

或許是用餐時刻的關係,公園裡的遊客很少,有時只有我們三人漫步林間。空氣中飄溢著恬靜,植物園外的喧囂完全無法侵入這裡。我相信這裡是綠色的殿堂,並打從心裡敬畏著。在植物園裡散步非常地舒服沒有壓力。


不知名的花朵,看起來很像蘭花。


這一叢植物長相很特殊,但是王小宇卻感覺有點噁心。讓我一直聯想到怪物片裡會出現的肉食性植物。


花瓣是很漂亮的粉紫色,花形看起來也很貴氣。不過我還是不知道她的名字。


這個,算是綠色的花嗎?還是我把嫩葉當成了花?


雖然不是清晨,但葉子上竟也有露珠。不過轉念一想,也有可能是自動灑水器的傑作:P


無限延伸、看不見盡頭的小徑。上方幾乎完全被樹葉給遮蓋了。我相信就算是大白天,這裡還是一樣的幽暗。


這是植物園裡的玫瑰園,裡面展示了各種不同品種的玫瑰。我到了這裡才知道原來玫瑰的品種這麼多,有些甚至看起來完全不像一般常見的玫瑰。


玫瑰園呈一圓形,說明牌上清楚標示著哪一塊園區種植了哪一品種的玫瑰。我數了數,整個玫瑰園共有104種不同品種的玫瑰,真是驚人!

一開始我並不覺得,但在親眼看到了一百多種的玫瑰後,我確信基督城的確是個非常適合種植玫瑰的地方。因為這裡的玫瑰每一朵都有巴掌這麼大。相較之下,我在台灣所看到的玫瑰,就像是巨人跟前的嬰兒般迷你。

話不多說,趕快來欣賞一下玫瑰的芬芳吧!














怎麼樣,是不是很漂亮呢?

大略欣賞過玫瑰園的玫瑰之後(種類實在太多無法一一駐足欣賞),水果和幫主覺得腳有些酸,想要折返了(其實還走不到四分之一的路程呢)。我看看時間,也覺得有點晚了,天色漸漸變暗。於是我們便開始往出口方向移動。


回程我們特地選了另一條路,路的一邊是樹林,一邊則是花圃,花圃中盛開著許多不知名的漂亮花朵。這個,看起來好像菖蒲?


這張照片有點手振(因為天色變暗的關係)。花蕊的形狀很奇妙。


這個也很特殊,不知道每一根紫色的長枝是一朵花,還是這些長枝只是花蕊?


不管是花瓣的形狀還是花蕊的形狀都非常奇特的花朵。


地上有個日晷,不過現在太陽已經下山,無法判讀時間。


這個葉子的顏色蠻....呃....詭異的,看起來好像吃了會中毒的感覺。


這張也手振了,不過已經是這朵花的照片中最清楚的一張了,其他通通以失敗收場。


回到植物園的入口,旁邊是個博物館。不過看來展覽時間已經結束。


從植物園慢慢散步回BBH Dorset House,沒想到途中經過從藝術中心搬遷至此的肯特貝里大學。既來之則逛之,就進去看看吧~


一進校門就可以看見一個大草坪,草坪旁有群學生正在玩橄欖球。看來橄欖球真的是紐西蘭的國球呢。

紐西蘭的橄欖球隊,最有名的是黑衫軍(All Black)。阿龍跟我說,黑衫軍在紐西蘭人的心目中,已經跟神的地位差不多了。紀念品店也常常可以見到黑衫軍的紀念商品,像是T-shirt、帽子、球衣、襪子、馬克杯、護腕....等等族繁不及被載。黑衫軍除了顯眼的全黑球衣之外,最有名的便是他們在比賽前,會先跳一段毛利人的戰舞—哈卡舞,最後還會向對手比出割喉的手勢。這割喉的手勢還曾經引起爭議和討論,覺得有刻意挑釁之嫌,不過後來還是予以保留。也由於黑衫軍這個在賽前跳哈卡舞的傳統,因此有黑衫軍出場的賽事,入場時間一定會提早,以便讓黑衫軍有足夠的時間跳戰舞。而紐西蘭人也相當捧場,有黑衫軍比賽的場合,球場也幾乎一定會爆滿。阿龍說他曾經去看過黑衫軍的球賽,實在是熱血到不行,到後來他連嗓子都喊啞了呢!


校舍有新有舊,但都帶著古樸的風味。


新校舍的建築風格和藝術中心有著明顯的不同。畢竟也是差了快一百年,但是還是非常漂亮。能在這裡上課一定很棒。


另一棟建築,圓形的造型很突出,和其他四方形的校舍很不一樣,感覺像是禮堂之類的用途。


校舍牆上的時鐘。現在時間:八點零九分。


天色變暗,校舍四周開始打燈。在黃光的渲染下,夜晚的校舍有著另一種風情。


有些校舍的燈光還亮著,透過窗戶可以看到學生在裡面看書或使用電腦。有些則完全沈寂,等待明天再度被學生造訪。

回到Dorset House前,我們特地去看了一下巴士的站牌,確定巴士的時刻表。這樣是為了要計算我們若要準時到達基督城機場辦理check in的手續,應該要搭幾點的巴士,幾點前該趕到巴士站等車,幾點要起床。在確定明天早上趕搭飛機的行程之後,我們便回到BBH梳洗、休息,享受金大班在紐西蘭的最後一夜。


隔天一大早,我們便按照預定時間起床盥洗。在櫃臺check out之後,我們牽起行李,回首告別Dorset House,準備踏上返鄉的旅途。


巴士站也位在河畔,河對岸是另一座基督城很有名的公園。我們正在等候巴士時,一輛shuttle bus停了下來,問我們願不願意搭乘shuttle bus去機場,一人只要5紐幣。我們一聽,比搭巴士還要便宜,當然是一口答應。

基督城機場除了計程車、巴士之外,還有一種名為shuttle bus的交通工具可以往返機場與市區。shuttle bus大約是九人座的小巴士,車子後面還拖了一節專門放置行李的車廂,很好辨認。shuttle bus的特點是,他一趟車的收費是固定的,因此乘客每個人的收費與乘客人數有關係,也就是說乘客人數越多越划算,因此只要乘客人數足夠,搭乘shuttle bus的價錢有可能比搭巴士還便宜。但是shuttle bus仍然有收費的下限,我們這次付的5紐幣好像就是最低的收費了。

我們坐上車,shuttle bus便剛好客滿。坐在我隔壁的是一位從大陸來紐西蘭唸書的年輕女士,她用標準的京片子與我攀談。她說她此次是來基督城開會的,會開完要準備回去了(不過我已忘了要回哪兒去XD)。

基督城機場大廳。我們搭的班機蠻早的,因此機場裡的旅客不多,有些免稅商店也還沒開始營業。下個月就是聖誕節了,機場也很應景的早早把聖誕樹拿出來擺飾,製造一些節慶的氣氛。

回到奧克蘭機場,辦理完check in和繳交機場稅的手續,我進入登機門。時間過的好快,這十一天的旅行很快樂,也很充實。紐西蘭是一個很棒的國家,我在心裡暗暗發誓有機會我一定會再來造訪!


經過長途的飛行後,我們再度在香港赤臘角機場轉機。看到這告示牌沒,我要回家了!



後記:

在隔了一年又五個月之後,我終於完成了紐西蘭的遊記。
(請大家用力鼓掌,謝謝~)

寫完紐西蘭的遊記,我深深覺得寫遊記實在是一件很傷腦力的事情。譬如說挑照片,有太多太多的照片想要跟朋友們一起分享,但是礙於篇幅,只能忍痛割捨再割捨。另外要將旅行中的種種細節描述清楚也一直考驗著王小宇日漸退化的記憶力。但是藉著寫遊記,我又再一次的遊歷了一趟紐西蘭的南島,一年五個月前的快樂回憶也彷彿變成了昨天才發生的事情,我的心情再度因為旅行而雀躍。我相信這次把遊記寫出來,最大的受益者不是坐在電腦螢幕前的各位看官,而是我自己。

美好的事物值得一再品嚐,不是嗎?

Jn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